• 吳孟珂:永不設限,勇闖下一段旅程

    在 荷蘭舞蹈劇場 (Nederlands Dans Theater) 工作 10 年的吳孟珂在2020年離開舞團,開啟自己下一段的旅程 人生無法重來,但這個假設很可愛,很浪漫。我相信我一定還是會做一樣的選擇,一樣的自己 吳孟珂 疫情中的收穫? 無限期的放假?!(開玩笑的) 一剛開始我的確是為這個突如其來的假期感到鬆一口氣,因為當時身上有傷,加上十幾年的衝刺感到有些疲累,忽然間要放一個月甚至兩個月的假,我真的是沒有什麼好抱怨的。心裡想著放假完我一定會好好珍惜NDT最後的幾場演出。沒想到!?萬萬沒想到….這一個月變兩個月,兩個月變三個月,最後竟變成沒有演出了。一剛開始心裡多少有點遺憾,但後來我相信是一個冥冥之中最好的安排。在舞團的生活每到季末一定是舞團最繁忙,演出最多,身體最累的時候,每年看著要離開的團員,充滿疲憊,充滿情緒的與舞台告別。這次我沒有告別,反而可以平淡的方式去看待一個我熱愛而且會繼續走下去的事。對我來說表演沒有終點,那也就不需要說再見了。 與其說我私人情感上的收穫,我也想要說說我對這個疫情的焦慮。 這次的疫情的確是將全世界的許多行業推向無情的黑洞裡,當然藝術也不例外,這幾個月裡看到多少自由接案的藝術家沒有工作,沒有收入。多少劇場關門大吉,多少演出被迫取消,不禁讓我擔心未來幾年的藝術發展是否會受到更大的阻礙。但讓我更加焦慮的是,國與國的隔離管制,也是讓我們好不容易擁有的全球化,退步發展,成為我們這些長期在外以世界為家的旅人們一個沈重的絆腳石。舉我自己的例子來說,七月中我回到台灣需要15天的檢疫,八月份我在大陸桂林有另一個工作,也要提前15天到上海集中隔離,接下來九月份在挪威的排練還要再被隔離10天…所以我這兩個月的時間有一半以上都在隔離…當然我明白在這個嚴峻的時刻需要保障其他人的安全與健康。所以我真心的希望疫情能夠趕快好起來,或在不影響絕大部分的人的健康與安全之下,能夠有更理想的措施。…

    Continue Reading
  • Vogue Taiwan 芭蕾舞系列

    時尚雜誌Vogue Taiwan 統整 ㄧ些中文字幕版的『芭蕾舞者』系列影片來介紹這份獨特的藝術 職業芭蕾舞者的一天從早上6:30開始, 瑜珈、舞蹈練習樣樣不偷懶, 再進行足部保養時,她也不會把腳上的繭除掉, 因為對她來說,在穿上硬鞋時這些繭就像是「OK蹦」! 專業芭蕾舞者開箱她的新舞鞋, 為了讓鞋子能夠合腳、舒適, 她還需要做一些DIY,拿門夾鞋子是為了什麼? 運動過後的雙腿要怎麼樣減緩痠痛? 芭蕾舞者來分享她的雙腿保養秘訣! 舞者Scout Forsythe的好膚質到底是怎麼養出來的?…

    Continue Reading
  • COVID CREATION

    Project Sauté 2.0 版本–「 COVID CREATION 」8月3日起每週一首映,連續4週強力放送 ! 4支舞蹈短片,疫情尚未遠離,創作能量勁力加倍! 各個兼具編舞者與舞者身份,新銳卡司陣容堅強,爆發力十足,創意能量滿點,疫情無法隔離和限制我們的想像與表現! 美術策劃:梁保昇 Pou – Seng Leong

    Continue Reading
  • 英國皇家歌劇院『關閉』? 獨舞者Isabella Gasparini 的封城/防疫新生活

    分享你目前經歷的職業生涯。 從加拿大國家芭蕾舞學校畢業後,我加入了北方芭蕾舞團,在那裡跳舞了五年半。 在2014年加入皇家芭蕾舞團之前,我曾在倫敦的英國國家芭蕾舞團(English National Ballet) 和新英格蘭芭蕾舞團(New English Ballet Theatre) 做過一些自由舞者的工作。 目前你在英國皇家芭蕾舞團最令人難忘的作品是什麼? 太多了,很難只選出一個。 我想Christopher Wheeldon版本的《冬天的故事》對我來說是一個難忘的時刻,因為這是我參與創作過程的第一個大製作。 我當時只是個…

    Continue Reading
  • 獨家專訪:凃力元 的 “快樂與痛苦”

    動作質地細膩,技巧扎實,表現突出,是令人期待的舞壇新秀 資深舞評家 徐開塵 分享一下當時哥德堡劇院宣布停演的狀況  我目前不在舞團裡,我跟舞團請假兩年,但我還是住在哥德堡,一開始舞團是取消三月首演的最新製作,演出了首演,但之後的演出都被取消,原本還是保持著希望去巡迴,但隨著疫情越來越不好,這季的所有演出都被取消了,目前下一季開始8月的演出也是取消的狀態,之後的狀況就需要看之後疫情的走向。 疫情中的收穫?  如果說要從這次疫情獲得的收穫,就是我獲得了從來沒有的身心靈放鬆時刻。在舞團5年多,感覺自己像是一個大工廠的齒輪,不斷的給自己上油,努力地運轉,所以身體的傷和心理的疲勞都到了一個極限,所以算是獲得了四個月的休息時間。 最想念台灣什麼? 最想念台灣的家人、生活的方便、熟悉的語言還有跳舞會流汗這件事,因為我汗腺不發達,國外很乾,常常我跳完一整場,只留了幾滴而已,但我喜歡讓自己流汗,很健康。 2013年進舞團到現在有沒有跳哪一位編舞家的作品是令你最難忘的?  最難忘的作品是Alan Lucien Oyen 2015年幫我們編的”If we…

    Continue Reading
  • NATURE CALLING

    「大自然的呼喚」: 北方芭蕾舞團 4 位舞者 與 北方芭蕾舞團的管弦樂團進行《網上合作》。 「大自然的呼喚」是藝術家們受到疫情而反思的創作。國外封城將近10 幾個星期,人們各自的乖乖待在家中。 人們不出門,減少排放汽車廢氣,突然空氣變好了。 想必大自然在告訴我們一件事「沒有人們的日子,大自然過得更好,等人們能安全的離開自己家門後。請切記,我們不是大自然的主人,我們都只是個客人。請對大自然好一點。」. Acollaboration between Northern Ballet dancers…

    Continue Reading
  • 疫情專訪:舊金山芭蕾舞團- 韓國舞者 Wona Park

    Wona Park 出生於韓國首爾。2017 年加入舊金山芭蕾舞團的群舞,2018 升任為獨舞者。舊金山芭蕾舞團四月份剛正式宣布Wona Park 將升任為首席舞者。 Project Sauté 非常榮幸能專訪 剛滿20歲的Wona Park。 1.一個舊金山芭蕾舞團的舞季是怎麼分配的 ? 正常的一天是這樣的。…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