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Interviews

  • All
  • 吳孟珂:永不設限,勇闖下一段旅程

    在 荷蘭舞蹈劇場 (Nederlands Dans Theater) 工作 10 年的吳孟珂在2020年離開舞團,開啟自己下一段的旅程 人生無法重來,但這個假設很可愛,很浪漫。我相信我一定還是會做一樣的選擇,一樣的自己 吳孟珂 疫情中的收穫? 無限期的放假?!(開玩笑的) 一剛開始我的確是為這個突如其來的假期感到鬆一口氣,因為當時身上有傷,加上十幾年的衝刺感到有些疲累,忽然間要放一個月甚至兩個月的假,我真的是沒有什麼好抱怨的。心裡想著放假完我一定會好好珍惜NDT最後的幾場演出。沒想到!?萬萬沒想到….這一個月變兩個月,兩個月變三個月,最後竟變成沒有演出了。一剛開始心裡多少有點遺憾,但後來我相信是一個冥冥之中最好的安排。在舞團的生活每到季末一定是舞團最繁忙,演出最多,身體最累的時候,每年看著要離開的團員,充滿疲憊,充滿情緒的與舞台告別。這次我沒有告別,反而可以平淡的方式去看待一個我熱愛而且會繼續走下去的事。對我來說表演沒有終點,那也就不需要說再見了。 與其說我私人情感上的收穫,我也想要說說我對這個疫情的焦慮。 這次的疫情的確是將全世界的許多行業推向無情的黑洞裡,當然藝術也不例外,這幾個月裡看到多少自由接案的藝術家沒有工作,沒有收入。多少劇場關門大吉,多少演出被迫取消,不禁讓我擔心未來幾年的藝術發展是否會受到更大的阻礙。但讓我更加焦慮的是,國與國的隔離管制,也是讓我們好不容易擁有的全球化,退步發展,成為我們這些長期在外以世界為家的旅人們一個沈重的絆腳石。舉我自己的例子來說,七月中我回到台灣需要15天的檢疫,八月份我在大陸桂林有另一個工作,也要提前15天到上海集中隔離,接下來九月份在挪威的排練還要再被隔離10天…所以我這兩個月的時間有一半以上都在隔離…當然我明白在這個嚴峻的時刻需要保障其他人的安全與健康。所以我真心的希望疫情能夠趕快好起來,或在不影響絕大部分的人的健康與安全之下,能夠有更理想的措施。…

    Continue Reading
  • 英國皇家歌劇院『關閉』? 獨舞者Isabella Gasparini 的封城/防疫新生活

    分享你目前經歷的職業生涯。 從加拿大國家芭蕾舞學校畢業後,我加入了北方芭蕾舞團,在那裡跳舞了五年半。 在2014年加入皇家芭蕾舞團之前,我曾在倫敦的英國國家芭蕾舞團(English National Ballet) 和新英格蘭芭蕾舞團(New English Ballet Theatre) 做過一些自由舞者的工作。 目前你在英國皇家芭蕾舞團最令人難忘的作品是什麼? 太多了,很難只選出一個。 我想Christopher Wheeldon版本的《冬天的故事》對我來說是一個難忘的時刻,因為這是我參與創作過程的第一個大製作。 我當時只是個…

    Continue Reading
  • 獨家專訪:凃力元 的 “快樂與痛苦”

    動作質地細膩,技巧扎實,表現突出,是令人期待的舞壇新秀 資深舞評家 徐開塵 分享一下當時哥德堡劇院宣布停演的狀況  我目前不在舞團裡,我跟舞團請假兩年,但我還是住在哥德堡,一開始舞團是取消三月首演的最新製作,演出了首演,但之後的演出都被取消,原本還是保持著希望去巡迴,但隨著疫情越來越不好,這季的所有演出都被取消了,目前下一季開始8月的演出也是取消的狀態,之後的狀況就需要看之後疫情的走向。 疫情中的收穫?  如果說要從這次疫情獲得的收穫,就是我獲得了從來沒有的身心靈放鬆時刻。在舞團5年多,感覺自己像是一個大工廠的齒輪,不斷的給自己上油,努力地運轉,所以身體的傷和心理的疲勞都到了一個極限,所以算是獲得了四個月的休息時間。 最想念台灣什麼? 最想念台灣的家人、生活的方便、熟悉的語言還有跳舞會流汗這件事,因為我汗腺不發達,國外很乾,常常我跳完一整場,只留了幾滴而已,但我喜歡讓自己流汗,很健康。 2013年進舞團到現在有沒有跳哪一位編舞家的作品是令你最難忘的?  最難忘的作品是Alan Lucien Oyen 2015年幫我們編的”If we…

    Continue Reading
  • NATURE CALLING

    「大自然的呼喚」: 北方芭蕾舞團 4 位舞者 與 北方芭蕾舞團的管弦樂團進行《網上合作》。 「大自然的呼喚」是藝術家們受到疫情而反思的創作。國外封城將近10 幾個星期,人們各自的乖乖待在家中。 人們不出門,減少排放汽車廢氣,突然空氣變好了。 想必大自然在告訴我們一件事「沒有人們的日子,大自然過得更好,等人們能安全的離開自己家門後。請切記,我們不是大自然的主人,我們都只是個客人。請對大自然好一點。」. Acollaboration between Northern Ballet dancers…

    Continue Reading
  • 疫情專訪:舊金山芭蕾舞團- 韓國舞者 Wona Park

    Wona Park 出生於韓國首爾。2017 年加入舊金山芭蕾舞團的群舞,2018 升任為獨舞者。舊金山芭蕾舞團四月份剛正式宣布Wona Park 將升任為首席舞者。 Project Sauté 非常榮幸能專訪 剛滿20歲的Wona Park。 1.一個舊金山芭蕾舞團的舞季是怎麼分配的 ? 正常的一天是這樣的。…

    Continue Reading
  • 特別企劃:QUARANTINE PROJECT

    在過去六個星期,Project Sauté有幸邀請到許多優秀的國外職業級舞者們參與我們的『在家也可以運動系列課程 』,為大家進行線上直播授課。 本週開始,Project Sauté 將邀請13 位來自台灣的優秀舞者一同共襄盛舉。 自5月11日至5月22日,臉書直播不間斷,Project Sauté 將以直播或影片預錄的方式,於每日晚上7點,為您呈現為時五分鐘的精彩演出!眾舞者將包含國外職業舞團成員、國內大學舞蹈專業學生,以及舞藝精湛的自由舞者們。 希望在全世界因疫情而被迫停止演出的狀況下,Project Sauté 能透過『Quarantine Project 』,用最簡單的方式,讓各位把劇院帶回家,在家也能擁有大師級的藝術饗宴!…

    Continue Reading
  • 疫情專訪:加拿大國家芭蕾舞團- 香港舞者 羅樂萱

    1. 現在加拿大都居家隔離,沒辦法到舞團上課,怎麼辦? 因為加拿大這邊疫情嚴重所以我們舞團也暫時關閉取消所有演出和排練,為了讓舞者在家中能夠自己上課和練習,舞團決定給每位舞者發一塊專業地膠,而舞團星期一到星期五每天早上都有導師給我們上課,儘量讓舞者在有限的條件下不會過多的退功,其實如果大家有興趣的話,在網上也能找到很多不錯的線上芭蕾舞課,我們舞者平時在家中也會做有氧運動來保持自己的體型,如果大家在家中太無聊的話,其實有一些舞團也有把自己舞團的演出視頻放在網上給大家免費看,讓大家在疫情期間在家中也能欣賞到舞蹈。 2. 你現在都怎麼安排自己的時間呢? 因為我們加拿大國家芭蕾舞團早上的芭蕾舞課都是選擇性的,為了讓自己宅在家中保持原本的動力,我會為自己每天定一個時間表來維持一個好的作息時間,保持早睡早起和每天都上芭蕾舞課,盡量把自己的時間安排得跟平常上班一樣,而下午我會讀我的GED(國外的一個高中文憑考試)盡量在白天前把要做的事情做好,那晚上我就可以享受自己的時間和剪片。 3. 分享一下當下被通知因為疫情演出取消的心情,2019/2020舞季還有哪些劇幕被迫取消? 當時被通知演出取消時我們是在演羅密歐與朱麗葉,我們本來有16場的演出最後我們只演了4場就取消了,當然心情有點失望因為大家都為了這個演出準備了很長的時間,但同時我們也知道疫情的嚴重性所以只能無奈地接受,一開始我們被通知將會停止所有排舞和演出至少一個月,當時非常擔心自己的體力和芭蕾舞功會退,因為六月份我們還要演天鵝湖和到英國演睡美人,但到了四月中我們收到最新的消息是我們團決定取消整2019/2020 剩下的所有演出,當時感到震驚因為沒想到這次疫情會那麼嚴重,同時也非常的失落因為本來我是非常期待這次七月原定的英國巡演。 4. 你覺得自己身為職業舞者的最大挑戰是什麼? 我認為身為一位職業舞者最大的挑戰是保持自律性,因為當你成為一位職業舞者時就不再像以前學生一樣,有老師一直提點你,給你Corrections,一直Push 你,全都是靠自己,就像我之前所說我們團早上的團課是具選擇性,有些人會選擇睡懶覺,有些人卻會每天上課來鞏固自己,又或者整個團有那麼多人,導師不能只看你一個,當遇到做不好的動作,這個時個就很看自己的自律性,看你是選擇自己反復練習還是放棄…  保持身材和體力也是職業舞者自己的責任,這個時候良好的自律性也可以幫到你,我們舞者每個星期的排練也不一樣,有時候你會很忙有時候會比較輕鬆,有些人就會在空檔的時間去健身房練習或做皮拉提斯來加強自己…等等。 5.…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