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芭蕾舞團應不應該將有色人種舞者插入他們的照片拍攝和營銷視頻。而什麼是「多樣化」?

    近來,英國國家芭蕾舞團天鵝湖的宣傳海報,在倫敦街頭隨處可見。英國國家芭蕾舞團的第一獨舞舞者—Precious Adams的粉絲可能很高興看到她的照片,在官網即將推出的天鵝湖演出宣傳中大放異彩。 但若仔細觀察,卻能發現一個令人失望的事實:Precious Adams是該公司唯一的黑人女性舞者,且並未正式列入主要名單。The Observer的舞蹈評論家Luke Jennings首先在Twitter上指出了這個問題,該公司回應道: 「是的,Precious Adams只是我們的第一獨舞舞者,如果看到她演出Odette / Odile會很奇怪—儘管這也許不是件聞所未聞的事。」該公司辯稱,這張照片僅說明她是Lead Swan—一個值得尊敬但並不是特別重要的角色。然而,真的不會有人看著這張照片,認為Precious Adams將演出Odette嗎?這完全是一種誤導性的操作。但ENB並不是唯一一家在營銷中使用有顏色背景的舞者。紐約市芭蕾舞團的黑人舞者奧利維亞·布里森(Olivia Boisson)、克里斯托弗·格蘭特(Christopher Grant )和一些其他膚色的舞者,比如Rachel…

    Continue Reading
  • Dancing Queen

    2019年對凱西·馬斯頓 ( Cathy Marston )來說,無疑將是非常重要的一年。 大西洋的兩岸都在呼喚從英國出生的Cathy Marston 。她帶來盛大且令人身歷其境的敘事型舞蹈作品,重新詮釋那些歷史上迷人的人、事、物。 年初時訪問她的過程中,談起她為北方芭蕾舞團新創作的兩幕芭蕾舞劇作品 — 維多利亞。 「維多利亞的故事經過了許多不同的改編。所以在創作時,我必須找到可以連結的東西」她告訴我,「這是一個進入未知故事的方法。」 如果觀眾對了解維多利亞女王生活抱有期待,這對他們來說將是一個驚喜。 馬斯頓的敘事方式並不總是按時間順序排列,來看維多利亞的觀眾將透過她最小的女兒— 彼翠斯公主(Princess…

    Continue Reading
  • Closing in on the selfie and modern-day narcissism: Lee Chen-wei’s kNOwn FACE

    《不要臉》是李貞葳醞釀近兩年半的首支長版獨舞作品。一路走來,李貞葳從以色列巴西瓦舞團五年工作經驗領悟到身體的用法。離開舞團後,旅居歐洲的生活則不斷地為她帶來美學與概念上的革命性經驗. http://www.seeingdance.com/lee-chen-wei-known-face-11032019/?fbclid=IwAR1kKnVm8_8SzWFEQ-gaPSEnIqTitfo0g7W88OtzYMdqHTeXzTgrbCECvUM

    Continue Reading
  • NTT台灣國際藝術節 萊茵芭蕾舞團《馬勒第七號》開場

    臺中國家歌劇院(National Taichung Theater)台灣國際藝術節(NTT-TIFA)將於3月9日及10日由德國萊茵芭蕾舞團 (Ballet du Rhin)《馬勒第七號》揭開序幕,舞團40名舞者與國立台灣交響樂團近百名樂手將同台演出。這是台中首次以大型管絃樂團現場搭配現代芭蕾的表演盛事,並呈精湛的舞技與馬勒第七號的音樂之美。 https://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90307003962-260405?fbclid=IwAR2ECAxVMMgJuVbs-R5kLxU2JBvWEpf9QlTkxBeEZvVHiMrTmQ65cKIRsKo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