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跳懂』讓觀眾看懂舞蹈很重要。讓更多觀眾知道芭蕾舞也是可以有不同的詮釋方式。

陳鎮威, 紐約都市芭蕾舞團 獨舞者

-什麼原因會讓你選擇加入紐約都市芭蕾舞團?

選擇加入紐約都市芭蕾舞團是因為這個機遇不多得。除了之前Edwaard Liang 是在那擔任獨舞者以外就沒有華裔演員。我就希望能通過自己的學習能力,讓自己能突破一下,可以學習別的舞種。雖然都是芭蕾,但是Style是非常不一樣的。巴蘭欽有很多東西,它是有節奏感的,更多樣化的,都是古典芭蕾沒有的。我希望能夠加入舞團後學習更多,給自己更多的挑戰。

-對於準備加入一個專攻巴蘭欽技巧的舞團,你是位熟識巴蘭欽技巧的舞者嗎?

在休士頓芭蕾舞團時只要有巴蘭欽的作品,我都會跳到。但是在那麼多年內大概只跳過5, 6個。我曾跳過 Symphony In C, The Four Temperament, Serenade。在舞團期間,我們還常跳 Justin Peck 的作品。他們很多的技巧其實我不是很熟悉,但我還算暸解。所以我到紐約後還需要好好向他們學習。對於我來說,越難的挑戰,動力就越大!

-你會想念休士頓芭蕾舞團的哪些事情?

我會想念我們休士頓芭蕾舞團的同事們,想念團長的那些作品。因為老闆有很多大型的古典芭蕾舞劇,和有很多創新的舞劇,更多很困難的雙人舞作品,我對雙人舞是情有獨鍾的。但更想念的是我所有在休士頓的好朋友們。還有什麼呢?…..(Pumpkin) 我的小貓。

.

-在休士頓芭蕾舞團最喜歡的舞蹈作品,為什麼?

我最喜歡跳Merry Widow (不是我們團長的作品)。假如是我們團長的作品的話,我最喜歡跳『仙度瑞拉』,這個版本仙度瑞拉最後沒和王子再一起,而是跟王子的侍從在一起。我當時就是跳王子的侍從,這個故事對我來說是個非常感動念念不忘的,彷彿走完了丹迪尼(Dandini) 侍從的一生。

.

-那最期待能跳哪一個巴蘭欽的作品?

我很喜歡Serenade, 華爾滋是我跳的角色。整個作品非常乾淨,很純粹。用我自己的肢體,燈光和服裝去表達一個情緒。跟舞伴跳舞和跟群舞一起的關係非常的清楚。

.

-怎麼會想去參加湖南衛視的「舞蹈風暴2」?

舞蹈風暴1 前的樣版片我就有去參加了,但因為當時沒有時間去參加。舞蹈風暴2也是因為我們現在面臨的疫情,所以正好我回來了國內。我覺得是個非常好的機會用來推廣芭蕾舞,推廣舞蹈的節目。而且同時還可以在這個舞台上認識更多優秀的舞者,所以 why not !! 所以就準備好去參加了舞蹈風暴2 。

-能稍微解釋比賽的流程嗎?

比賽流程就是我們不管知不知道賽制的情況下,需要先準備一支作品。這支舞蹈可以自編,或是與編舞者合作,而我很多的舞作都是和編舞家合作的。跳完自己作品後或許進入不了下一輪,但是在跳作品的同時要把舞蹈理念說出來。電視裡看到的是我們錄了將近6到8個小時的錄製,最後製片才把它剪出來播放給觀眾看。

-大概都有多少時間準備一支舞蹈作品?

我們平均一星期準備一支舞蹈作品,所以是非常近的,這已經是違反了藝術的規律。

-與譚元元一同和編舞家梁殷實Edwaard Liang是個怎樣的感覺?

與元元姐和Edwaard 合作的時候有一種非常錯亂的時空感。Edwaard 因為住在美國所以很早就要起床,我們就在下午傍晚時跟他視訊排練。他非常信任我們給了我們很多東西。我們就自己去練習。我和元元姐分別在國外都有和Edwaard工作過,都跳過他的作品。有很多動作並不是直接從那幾個晚上跟他視訊工作中直接出來的,而是他編完以後我們再慢慢琢磨,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需要自己掌控一事情。什麼適合我們?在這個圓臺上跳舞怎麼樣更好看?也許我們會比Edwaard 更了解。於是我們是加了一些之前Edwaard舞裡的一些動作,最後呈現出來的效果非常好。

有很多人問我跟元元姐合作緊不緊張?當然上台前很緊張,但是因為動作很高難度。對元元姐來說的話,我不能緊張。她是一位非常成熟的舞者,如果我緊張的話我會亂了她的步奏,我必須淡定下來,讓他信任我。身為男舞伴,假如女舞伴都不信任的話,我怎麼能把雙人舞跳好。

-參加舞蹈綜藝節目後,你的收穫

收穫最大的是如何在鏡頭裡展現表達自己的想法。同時很多舞蹈和表情是通用的。我覺得『跳懂』讓觀眾看懂舞蹈很重要。讓更多觀眾知道芭蕾舞也是可以有不同的詮釋方式。

Illustration by Alessandra Bramante
Photography by Darrin Nguyen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