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凃力元 的 “快樂與痛苦”

動作質地細膩,技巧扎實,表現突出,是令人期待的舞壇新秀

資深舞評家 徐開塵
  • 分享一下當時哥德堡劇院宣布停演的狀況 

我目前不在舞團裡,我跟舞團請假兩年,但我還是住在哥德堡,一開始舞團是取消三月首演的最新製作,演出了首演,但之後的演出都被取消,原本還是保持著希望去巡迴,但隨著疫情越來越不好,這季的所有演出都被取消了,目前下一季開始8月的演出也是取消的狀態,之後的狀況就需要看之後疫情的走向。

  • 疫情中的收穫? 

如果說要從這次疫情獲得的收穫,就是我獲得了從來沒有的身心靈放鬆時刻。在舞團5年多,感覺自己像是一個大工廠的齒輪,不斷的給自己上油,努力地運轉,所以身體的傷和心理的疲勞都到了一個極限,所以算是獲得了四個月的休息時間。

  • 最想念台灣什麼?

最想念台灣的家人、生活的方便、熟悉的語言還有跳舞會流汗這件事,因為我汗腺不發達,國外很乾,常常我跳完一整場,只留了幾滴而已,但我喜歡讓自己流汗,很健康。

  • 2013年進舞團到現在有沒有跳哪一位編舞家的作品是令你最難忘的? 

最難忘的作品是Alan Lucien Oyen 2015年幫我們編的”If we shadows have offended”,是我第一次和Alan工作,因為他也算是斜槓青年,既是導演,也是舞者,後來對舞蹈創作有興趣。所以跟他工作不只有肢體,還會有台詞。那次的作品主要是在講彼得潘症候群,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每個家都有每個家的難題,怎麼去面對這個難題是每個人的功課,對我來說很有共鳴。你有沒有經歷過,頭頂上的電燈泡突然亮的感覺,一個「喔~~~~~~~」的感覺,在創作時,就不斷有這樣的感覺,然後演出完,回去看影片時,又發現新的巧思,就是一個不斷讓我「喔~~」的一支作品。

  • ㄧ位好的舞者需要具備什麼? 

自律、想像力和勇敢

這次我真的非常榮幸再次受何曉玫MeimageDance邀請,也謝謝他們相信我。這次主要想要討論快樂與痛苦,人們終其一生追求快樂,但快樂到底是什麼?啊一直追都追不到不就很痛苦,那痛苦又到底是什麼?歡迎來劇場跟我們一起”痛快痛快“。

  • 假如哪天不跳舞的時候。你會做什麼? 

我會變成家庭主夫。


Photo Credit :

  1. 封面Cover: 自拍Self portrait
  2. It Takes Two To Tango/ 凃力元 與 Ján Špoták/ 2017年何曉玫MeimageDance 『鈕扣計畫』/ 排練紀錄, Photo by Terry Lin
  3. Decadence by Ohad Naharin / 瑞典哥德堡歌劇院舞蹈團(GöteborgsOperans Danskompani), Photo by Mats Bäcker
  4. Skid by Damien Jalet / 瑞典哥德堡歌劇院舞蹈團(GöteborgsOperans Danskompani), Photo by Mats Bäcker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