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孟珂:永不設限,勇闖下一段旅程

在 荷蘭舞蹈劇場 (Nederlands Dans Theater) 工作 10 年的吳孟珂在2020年離開舞團,開啟自己下一段的旅程

人生無法重來,但這個假設很可愛,很浪漫。我相信我一定還是會做一樣的選擇,一樣的自己

吳孟珂
  • 疫情中的收穫?

無限期的放假?!(開玩笑的)

一剛開始我的確是為這個突如其來的假期感到鬆一口氣,因為當時身上有傷,加上十幾年的衝刺感到有些疲累,忽然間要放一個月甚至兩個月的假,我真的是沒有什麼好抱怨的。心裡想著放假完我一定會好好珍惜NDT最後的幾場演出。沒想到!?萬萬沒想到….這一個月變兩個月,兩個月變三個月,最後竟變成沒有演出了。一剛開始心裡多少有點遺憾,但後來我相信是一個冥冥之中最好的安排。在舞團的生活每到季末一定是舞團最繁忙,演出最多,身體最累的時候,每年看著要離開的團員,充滿疲憊,充滿情緒的與舞台告別。這次我沒有告別,反而可以平淡的方式去看待一個我熱愛而且會繼續走下去的事。對我來說表演沒有終點,那也就不需要說再見了。

與其說我私人情感上的收穫,我也想要說說我對這個疫情的焦慮。

這次的疫情的確是將全世界的許多行業推向無情的黑洞裡,當然藝術也不例外,這幾個月裡看到多少自由接案的藝術家沒有工作,沒有收入。多少劇場關門大吉,多少演出被迫取消,不禁讓我擔心未來幾年的藝術發展是否會受到更大的阻礙。但讓我更加焦慮的是,國與國的隔離管制,也是讓我們好不容易擁有的全球化,退步發展,成為我們這些長期在外以世界為家的旅人們一個沈重的絆腳石。舉我自己的例子來說,七月中我回到台灣需要15天的檢疫,八月份我在大陸桂林有另一個工作,也要提前15天到上海集中隔離,接下來九月份在挪威的排練還要再被隔離10所以我這兩個月的時間有一半以上都在隔離當然我明白在這個嚴峻的時刻需要保障其他人的安全與健康。所以我真心的希望疫情能夠趕快好起來,或在不影響絕大部分的人的健康與安全之下,能夠有更理想的措施。

  • 最想念台灣什麼?

當然是家人和朋友。

這裡熟悉的環境,食物的味道,和講話的Tone調,是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地方可以取代的。

  • 在荷蘭舞蹈劇場NDT最難忘的作品?

Gabriela Carrizo<< The missing door >>

這是我加入NDT一團跳的第一個作品。

從編舞家一開始連續三天的選角,我就深深的被吸引。

這個創作的過程是一個對於舞蹈劇場全新的體驗,藉由編舞家的引導再加上自己的想像,需要去一步一步地創造出屬於你自己的角色和舞步。過程很艱辛,很不容易,在排練的過程中我和我的舞伴不知道有多少次想要殺了彼此(哈)。但這樣的磨合並沒有讓我們退縮或放棄,反而讓我們更相信對方,最後一起創造出一段我們彼此都非常滿意的雙人舞。

  • 舞蹈涯中最想與哪位編舞者工作?

我的口袋名單裡還有好多藝術家都想要合作耶。

先說William Forsythe吧。他的邏輯理論與他瘋狂沒有邊界的想像,是我很想試試看的。

  • ㄧ位好的舞者需要具備什麼?

我自己是歸納了幾個點,因為我們每一個人都不一樣所以需求也不一樣,所以在我分享完我的點以後大家還是得要自己去找尋到他們自己所需要加強的。

*好的身體能力(因為不管說到嘴巴再多泡沫都無法抹面的一個事實就是,舞蹈需要身體力行)

*好的理解能力(舞蹈的確是一個需要長期累積的訓練,但有效的理解也能夠幫助自己除了規律性的練習外,更準確地完成自己的不足。)

*觀察力(我在荷蘭舞蹈劇場的10年裡有一個很重要的學習方式是觀察,我觀察我身邊的人、觀察不同的文化背景、觀察他們運動身體的方式,哪些是值得我學習的地方然後什麼是我跟別人不一樣的地方,也正因為那些不同更可以讓自己強化幾個自己的特點。)

*以上說了這麼多最重要的還是唯有你自己熱愛,誰都阻止不了你走這條路,沒有它不行,那你就會想盡辦法讓你自己盡可能的具備一個好舞者所需要的條件。

  • 有哪ㄧ句經典句子是跟隨你的舞蹈生涯?

 Be open minded.

  • 假如讓你重新選擇職業,你還會選擇舞蹈嗎?

人生無法重來,但這個假設很可愛,很浪漫。

會。我相信我一定還是會做一樣的選擇,一樣的自己。

  • 在舞團工作的這幾年有遇過低潮嗎?碰到低潮時,如何振作起來再出發?

有一次在朋友家裡的聚會中我認識了一個律師,在海牙的國際法庭裡,她專門負責一些戰爭國家裡的案子。她告訴我她常常來看我們的演出,因為能夠讓她忘掉那些躺在塵土裡的屍體和一群找不到爸媽正在哭泣的小孩。我聽完的當下除了感動的同時也蠻愧疚的,因為與那些在大事件中的人們相比,我自身的問題和低潮真的是顯得好微小好可笑。不知道為什麼這次的機遇就成為我低潮時的良藥,雖然哭還是照哭,但哭完也就覺得沒有什麼事是過不去的了。

  • 自己未來的下ㄧ段旅程呢?

我目前短期的計畫是與挪威編舞家 Alan Lucien 合作,對於將戲劇結合舞蹈劇場是我非常想要學習探索的。對於長期的計畫,我希望不要給自己限制,去嘗試更多不同的表演方式。

Photo Credit : The Missing Door / Rahi Rezvani

Photo Credit : Bodydetour Taiwan / 歐陽倫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