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蕾舞團應不應該將有色人種舞者插入他們的照片拍攝和營銷視頻。而什麼是「多樣化」?

近來,英國國家芭蕾舞團天鵝湖的宣傳海報,在倫敦街頭隨處可見。英國國家芭蕾舞團的第一獨舞舞者—Precious Adams的粉絲可能很高興看到她的照片,在官網即將推出的天鵝湖演出宣傳中大放異彩。

但若仔細觀察,卻能發現一個令人失望的事實:Precious Adams是該公司唯一的黑人女性舞者,且並未正式列入主要名單。The Observer的舞蹈評論家Luke Jennings首先在Twitter上指出了這個問題,該公司回應道:

「是的,Precious Adams只是我們的第一獨舞舞者,如果看到她演出Odette / Odile會很奇怪—儘管這也許不是件聞所未聞的事。」該公司辯稱,這張照片僅說明她是Lead Swan—一個值得尊敬但並不是特別重要的角色。然而,真的不會有人看著這張照片,認為Precious Adams將演出Odette嗎?
這完全是一種誤導性的操作。但ENB並不是唯一一家在營銷中使用有顏色背景的舞者。紐約市芭蕾舞團的黑人舞者奧利維亞·布里森(Olivia Boisson)、克里斯托弗·格蘭特(Christopher Grant )和一些其他膚色的舞者,比如Rachel Hutsell 和 Preston Chamblee也經常如此,但至少這些舞者能夠匹配這些角色。

這不是粉飾營銷的論據。但公司不應該將有色人種舞者插入他們的拍攝照片和營銷視頻中,以此使得自己「多樣化」(這個詞已成為競爭資金和觀眾的商品),然後不給他們發展機會—這已經實質利用了那些值得更好的舞者。
所以,請使用你的有色人種舞者的圖像(宣傳照)。 (畢竟,我們知道有抱負的舞者的代表性是多麼強大)也請讓他們擔任主角,投資他們的成功、宣傳他們,承認在這種「白色藝術」形式中,成為一名有色人種藝術家所需的情感投入。否則,你所希望營造出的「多樣性」形象只會是一個騙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